Skip to main content

来自总裁林美娟的一封信: 受害者,浴室和机场

亲爱的朋友们,

在去年辉立亚洲交易论坛的开幕致辞中,我曾警示受害者文化的兴起和渗透将取代尊重文化成为主流。随着#MeToo运动和新概念微侵略的兴起,我们会在他人无意伤害的情况下被冒犯。受害者文化是指受害者在社会中获得最高地位。这创造了一种竞争结果,即对方在“权力的游戏”中获胜并获得了“我是最大的受害者”称号。通常,最大的受害者是口号喊得最响亮的人。 谁喊得最响亮呢? 人民群众。

1

可悲的是,我的结论来自非裔美籍哈佛法学院教授罗纳德·苏利文(Ronald Sulivian)的案例,他退出了哈佛温斯坦法律辩护团队。几天前,哈佛大学撤销了苏利文学院院长的职位,由于学生在他身边感到不安全有敌意,并且他决定为一个被指控虐待女性的人辩护,使他丧失了教育和指导学生的资格“

 

苏利文不仅遭到了言语上的虐待,而且他的家人居住的地方被涂鸦破坏了,上面写着“击倒苏利文!我们的愤怒是自卫,你站在哪一边?你的沉默就是暴力。”

 

他为什么面临这样的敌意?因为他同意担任哈维的刑事辩护律师,哈维在好莱坞有名有权,他被指滥用权力并强奸了许多人。客观地说,我不认为那些抗议并要求解雇苏利文的学生是“受害者“。难道苏利文不是受害者吗 – 他因为一个选择而被迫离开工作岗位,

 

在许多层面上我感到难过。哈佛大学为什么要向学生的压力低头,而不是坚守罗纳德·苏利文的选择-承担世界上最困难的工作:捍卫人们已经认为有罪的人?苏利文追随了哈佛大学校友约翰亚当斯的脚步。1770年,约翰亚当斯为一群枪杀五个波士顿人的英国士兵辩护。他们在当时十分被人们憎恶。约翰亚当斯不仅声誉受损, 而且家庭的安全也受到威胁。哈维·温斯坦并没有杀死任何人,只是他对女性滥用权力在人群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无罪直到被证明有罪“是被告的合法权利,无论我们已经获得多少证明被告有罪的信息,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公正的审判。因此,在这种无罪推定下,控方有责任收集并提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以证明被告有罪无可置疑。辩护律师必须尽其所能依照正当法律程序进行辩护。没有公平审判,法庭将是一场闹剧。我们不妨回归到古代社会,那时我们只使用石和岩来维护正义。

2

受害者文化似乎再一次赢过了尊重文化。我相信罗纳德苏利文做出了公正的决定,但却因为坚守信仰的选择而遭受了法律的制裁。

 

当今社会已经不那么宽容了吗?并且快速判断超过了理解?

 

另一个让我感到社会不再宽容的亲身事件发生在几个月前旧金山的Amoeba商店。 Amoeba是一家销售二手音乐和电影的商店。当销售人员抬起头不屑一顾地说“真的吗?” 时,我们正在柜台付款购买一张Louis CK的DVD。Louis CK是一个名声狼藉的相声演员, 他认罪并被判猥亵性暴露罪。

 

我买这个DVD是因为我认为Louis CK仍然是当今最有才华的相声演员之一。其次,它以仅1美元的超低价出售; 作为一个亚洲人,我实在难以放弃这个好价钱。事实上,人们同样可以说,Louis CK对人类极端边界的测试使他成为一名优秀的喜剧演员, 但这也令他陷入困境。

 

仅仅因为我选择买一张1美元的CD并不意味着我认为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但为什么这个在柜台后面的人这么快就认为我也是“坏”人呢?

 

当法学教授选择为“不安全”的人辩护时,他并没有变成“不安全”的人。同样地,我并没有因为购买了一张性犯罪艺术家价值1美元的DVD而成为一名性犯罪者。

 

是呀,我明白。这个社会从一开始就对女性做了很多不公正的事情,#MeToo运动创造了全球性的影响,如今女性可以一起站出来大声指责对待女性的错误方式。那些不尊重和剥削女性权力并逼迫女性违背其自由意志的人会面临严重后果。现在,凭借互联网的力量,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对他们的不适和痛苦发表意见。我们也有责任为被剥夺权利的人和被边缘化的人说话。但是作为女性(我这里只是对女性说),我们也不能使用这种新的声音或力量来压倒男人,以免我们自己成为游戏中的侵略者。

 

作为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的亚洲女性,我经常面临歧视。我拥有的世界顶尖学校的计算机系统工程学位和MBA学位并不重要。我拥有的在金融行业工作的专业资格证在并不重要。我多年的工作经验,也不重要。我的名片上是否写有“CEO”头衔,就更不重要了。这一切都不重要,因为我的长相没有变。 每当我和孩子一起独自旅行而没有我的丈夫在场时,机场工作人员会故意拦下我,在以为我听不懂英语的情况下大声地跟我说话,并让我离开全球入境队列,因为他们认为我走错了队列。 (全球入境队列是一项针对美国旅行者的服务,允许预先付费的合格旅行者快速通关)。

3

作为女老板,我容忍表现不佳的男员工的时间远远超出职位应容忍的范围。 (我也将这归因于我作为领导者的弱点)在某些情况下,我很清楚,如果我是一个男人,那么这些情况就不会存在。因为我发布的文章,我被人称为“Bxxxx”,并认为我没有资格担任首席执行官。如果我作为一个男人发布文章会有所不同吗?我永远不会知道。

 

因此,每次发生这种事件时,我都感到进退两难。我是否需要变成暴龙女老板才能完成工作任务?我是否需要改变自己的行为才能让自己被认可?我是否要成为像阿里黄或玲那样典型的亚裔美国女性才能生存?就像阿里黄或玲扮演的刻板印象的老板角色。

 

我与你分享我的个人经历,是因为我想简单地告诉你,无论是谁,生活都会变得不公平和艰难。人类的痛苦是普遍的。比较谁有更多的痛苦,你终将再次玩谁是受害者游戏。

 

4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当今社会鼓励性别平等, 崇尚公平和包容。我们不仅应接受差异,还要拥抱彼此的特别。我们希望为每个人提供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因为公共场所许多性别中立的浴室,人们感到困惑,不知道去哪个。时尚广告不再展示特定尺寸的模特,而是不同尺寸和体态的模特。公众强烈抗议在董事会会议室中需要更多女性并更加多元化。多元化是许多上市公司的重要议程。 Melinda Gates最近的一本书:提升时刻,凸显了第三世界国家女性的困境,并倡导她们主导生育权等在第一世界国家最基本的权利。但更重要的是,她还强调了女性与男性建立伙伴关系的重要性,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在伙伴关系。

 

所以,像大家一样,我有一个选择。我可以选择当一个“受害者” 并悲叹我可怜的亚洲女性身份。我可以选择为当今世界对女性的不公平感到痛苦和愤怒。我还可以抱怨中国人在美国历史上受到的残酷待遇。我甚至可以因为一个陌生人误认为熊猫快车的橙色鸡肉是正宗的中国菜而生气!我可以列一个很长的名单。

 

或者我可以选择尊重。我可以选择尊重自己和周围的人。我可以选择建立而不是摧毁。我可以选择理解他人而不是等待被人理解。我可以选择养育而不是忽视。我可以选择自我反思而不是指责。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