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Letter from the Co-CEO, Lynette Lim 来自总裁林美娟的一封信 “这不公平!”

Letter from the Co-CEO, Lynette Lim 来自总裁林美娟的一封信 “这不公平!”

        如果你在游乐场游荡五分钟以上,你将会听到“这不公平!”的哭喊。作为一个家长,我更愿意听到其他形式的哭喊。一个寻求帮助的哭喊、一个当她受伤时的哭喊、一个当她害怕并需要安慰时的哭喊。但这种哭喊使得令人不快的膝反射愧疚反应快速转变成为愤怒,因为其中存在着责备的暗示。有来自孩子的责备,这是你在这个孩子生命中所创造的或允许的使她认定这是不公平的情况。而本能的反应是去对为什么你是一个好家长而为自己进行辩护。


        在这场责备与辩护的比赛中,通常会有两个结果发生。第一个结果是在游乐场的家长或成年人先评估当时的情况并做出这的确是不公平的决定,然后像上帝一样做决定将玩具/游戏/电话的特权从另一个孩子手中拿走。第二个结果是成人决定这不公平后,试图向孩子解释为什么这是不公平的原因。


        这两种结果都不会令人愉快。第一种方法会安抚第一个孩子,但总会使另一个东西变少了的孩子不高兴,从而“这不公平”的连锁反应综合症将再次出现。第二种方法是试图向孩子解释为什么这是公平的原因。当孩子以他的方式得到注意时,这会使他哭的更凶,然后家长会不顾一切的让他闭嘴。这可能是用甚至“更大的”礼物来贿赂孩子。因此会惯坏孩子,使他们觉得如果他们喊的足够凶、声音喊的足够大,他们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


        我最近的“这不公平”事件发生在我回新加坡的时候。当我们家的女家长,也就是我的奶奶,给她的两个曾孙/曾孙女100新加坡元,然后给另外两个孙女/孙子50新加坡元时,他们其中的一个迅速注意到金额面值的不同,因此开始哭喊道“这不公平!”,然后这迅速发展成为一场灾难。


        我亲爱的聪明的母亲对这两种可能性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她对为什么生活是不公平的作出了近乎诗歌般的咆哮。首先,生活应该是公平的吗?我们不得不听他哭喊对我们是公平的吗?他打破了应有的平静,这是公平的吗?他有这么多玩具,而其他孩子的玩具并没有他的那么多,这是公平的吗?更小的宝宝堂兄妹不能和我们一起来,这是公平的吗?生活永远都不会公平!


        当我仔细考虑这个事的时候,这句话仍然萦绕在我耳边,我开始意识到“这不公平”这种病也在成年人中间流行。只是我们使用的词汇更丰富而已。
        我看到“这不公平!”当雇员不满意他们的薪水或奖金时。我看到“这不公平!”当家长们对芝加哥公立学校打算将我儿子的学校变为一所高中的计划进行抗议时。我看到“这不公平!”,当客户交易亏损后决定起诉金融机构时。


        追溯到圣经的历史,你将看到世界上“这不公平”的第一个例子。因为当该隐(亚当和夏娃之子) 认为上帝更喜欢亚伯的贡品时,该隐决定杀死他的弟弟亚伯。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做以阻止这种病吞噬我们的生命呢?对此的答案便是反直觉的。中国有句老话“要想治愈伤痛,必先遭受更多的疼痛。”由Sheryl Sanberg 和 Adam Grant所写的Option B一书中对此提供了深刻的见解。在Sheryl丈夫Dave突然死于心脏病发作后,她不得不应对悲痛、愤怒和“这不公平!”时,Sheryl写此书以作为回应。在她终日沉浸在悲痛中而不是寻求积极的思考时,她的朋友同时也作为一名心理学家的Adam Grant告诉她去想想可能会发生的更糟的事。如果你总是与更好的东西进行比较,那么为什么不与更坏的东西进行比较呢?有什么是更糟的呢?


        Sheryl认为他疯了,但是最终她意识到事情本可以变得更糟。她的孩子有可能坐在她丈夫正在驾驶的车内。她有可能一下子失去他们三个人。想到这,她立刻感到一丝感激。这份感激也克服了她的一些悲痛。


        那么下一次,当生活向你投来一记曲线球,且你想要喊出这四个字时,你可以想想有什么更糟糕的会发生?如果这个方法好用的话,请告诉我。
        愿你的生命充满感激。